扬州地图找工作

扬州非遗传人薛春梅:中国最年轻的玉雕“国大师”

中国最年轻的玉雕“国大师”,作品融合“南秀北雄”之长,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曾力助扬州玉器镶上奥运金牌——
    人物名片
    薛春梅,1965年出生,中国玉雕行业最年轻的设计大师,全国首批玉石雕刻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人,享受国务院津贴,江苏省劳模,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培养对象,扬州市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从事玉器设计30余年,作品频获“天工奖”、“神工奖”、“百花奖”、“西博会”等国内玉雕评比特等奖、金奖。
    薛春梅,中国最年轻的玉雕“国大师”。她年幼开始学习玉雕,刻苦钻研,从车间工人做到设计师,再成长为玉雕大师。
    薛春梅从事扬州玉雕技艺创作研究30余年,秉承传承,善于创新,融合“南秀北雄”的艺术之长,形成了“清新婉约、细腻隽秀”的个人艺术风格。创作精品众多,屡获国家级大奖,为传承和发展扬州玉雕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
    她寄情于玉,创作的作品情浓意远,思想深邃,心予物语,耐人寻味,正所谓“最情痴处为佳境”。
    1
    年少丧母
    苦孩子十岁便“当家”
    薛春梅是“苦孩子”出身。1965年,她出生于扬州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在她十岁那年,母亲就不幸去世了。薛春梅是家里的大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母亲去世后,家里很大的一部分负担就落到了老大薛春梅的身上。“每天很早就要起来,洗衣做饭,照顾弟弟妹妹,什么都要干。”
    也许是“早当家”的原因,薛春梅自小就心灵手巧。“尤其喜欢自己做衣服,那时弟弟妹妹的很多衣服都是我动手做的。”除了做衣服,薛春梅还非常喜欢画画,这为她以后走上玉雕道路打下了基础。
    小学毕业那年,刚好扬州玉器厂开办了一个“玉器学校”,在全市物色学员。班主任知道薛春梅画画不错,就推荐她去上玉器学校,而玉器厂的师傅看了作品认为不错,就问她愿不愿意学玉雕。对玉雕一无所知的薛春梅,也想早点学门手艺挑起养家重任。就这样,之前从未接触过玉器的薛春梅,与玉雕结下了一辈子的缘。
    薛春梅还记得,当时玉器学校共招了两个班,共有80多个学生,现在同样身为国大师的高毅进也是这一届的学员。“当时其实还很小,根本对这个行业没任何了解,也不知道将来会干什么。”
    2
    苦练技术
    车间里锻炼出“设计师”
    刚进扬州玉器学校学习,见到那么多玉石,薛春梅的感觉就两个字:好看。而一些其貌不扬的石头经过老师的手,逐渐光滑温润、造型各异,薛春梅的感觉从好看变成了好玩。
    1980年,在玉器学校学习三年后,薛春梅等人就进入了扬州玉器厂,正式开始做玉雕,她被分在了“人物车间”,跟着当时很有名气的袁凤鸣师傅学习。
    因为勤恳、踏实和天赋,薛春梅越来越多地得到师傅、领导的肯定和赞扬,她很快就在车间里崭露头角。薛春梅一开始是做仕女像,在车间里的前两个月,她做出了第一件作品,当时就被厂里评为甲等品。而接下来的第二件作品,又获得了厂里的表扬。之后,薛春梅渐入佳境,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工作。
    不过,成绩的背后,其实是薛春梅付出的比别人更多的努力。“那时正是青春年少,最贪玩的时候,但是我觉得我都‘荒废’了,把精力全都放到玉雕上了,晚上人家出去玩,我还在厂里悄悄加班。”
    “他们表扬我,我就越想把活干好。结果,玉石好像一夜间失去了曾经的好看和好玩,变成了压力。工作初期,这种压力几乎让我喘不过气。”薛春梅说,白天一心放在玉雕上,晚上梦的还是玉。“有一次雕一件驴,玉质很酥,驴腿不知怎么就断了,接也不好接,改也不好改,急醒了才知道是梦。”
    由于当时玉雕的设备还比较落后,所以干这行还要冒一定的风险。“有一次不注意,我在埋头干活时,不小心一缕头发被卷进高速旋转的机器上,一下子就把我的一片头发硬生生扯了下来,当时就疼得差点昏过去。”不过,薛春梅没有放弃,她对玉的喜爱反而是越来越浓厚。
    如果满足于此,薛春梅顶多只能算是一个优秀的“玉匠”,但她显然没有满足于此,在车间工作的七年之间,她在苦练基本功的同时,也积极钻研玉器的设计,通过研究连环画等,寻找设计的灵感。
    整整7年,薛春梅在车间里向各位师傅学习,不经意间打下了集百家之长的底子。
    终于,机会来了!1986年,厂里举办了一次玉雕设计比赛,薛春梅设计的作品获得了一等奖。由于设计上的天赋,1987年,她被厂里提拔为设计师。而这,无疑是她人生的一大转折。
    3
    勇于创新
    成为最年轻的“国大师”
    进入设计部门后,薛春梅有幸跟着著名的玉雕大师顾永骏学习。对此,薛春梅感叹说,“我的成功,除了有点天赋、能吃苦外,还遇到了好师傅、好领导、好机遇。”
    在顾永骏的指导下,薛春梅刻苦学习玉雕设计。她还记得,刚做设计那会,创作稿有专门的技术班子审。冬天,站在评审人员身边,年轻的薛春梅又想得到专家的肯定,又担心被挑出不足。“我紧张啊,稿子审结束,我身上早被汗浸透了。”
    为了做好设计,薛春梅从各个领域吸取创意灵感。“我需要向一些作品学习,但是我也深知,搞设计,最忌讳的就是抄书,你必须转化成自己的东西,你设计出来的东西必须是独一无二的。”
    搞设计,首先要对原料进行深入的研究。一块原料到了手里,能做成什么样的作品,必须“胸有成竹”。在这方面,薛春梅是炉火纯青。和玉器打交道30多年,不管是吨位级的大件,还是只有十几、二十克的小件,从出坯到成器,薛春梅从没有失过一次手。问及成功的原因,薛春梅的回答很简单:因为喜欢,所以执著。
    在薛春梅工作台右侧的条桌上,有一个电子秤。随手拿起一块籽料掂一掂,薛春梅报出的数据与天平的称重相差无几。“这个秤除称重外,主要是用来练眼力的。把一块料放在我眼前,多少克、几公斤还是吨位,一眼就能测出个八九不离十。”
    薛春梅的个人作品首次在大型评比中获奖,是在1993年举行的第一届香港玉器名家精品展上。那年,由她设计的山籽雕《观瀑图》荣获一等奖。2002年,薛春梅的白玉作品《百子瓶》荣获首届“天工奖”金奖。从此,“神工奖”、“百花奖”、“百花杯”等各类工艺美术专业评比中,薛春梅成为最高奖项的得奖“专业户”。而2009年和2010年,连续两年摘得工艺美术行业的最高奖项中国杭州西湖博览会玉雕设计、制作特等奖,标志着薛春梅的玉雕技艺已臻圆熟之境。
    2004年,中国宝玉石协会授予薛春梅“中国玉雕大师”荣誉称号。时隔两年,薛春梅再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殊荣,成为我市现有四位玉器“国大师”中最年轻的一位。而她与顾永骏的“师徒两大师”,也在扬州传为美谈。
    两项“国大师”头衔,给薛春梅带来光环,也给她带来压力,慕名请她设计、制作玉器的人踏破了门槛。“只要是接下的活,没有一件不是全身心地制作。”“国大师”三个字意味着出手必须是精品,“这关乎名誉,也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央视四套中文国际频道制作的50集系列纪录片《留住手艺》,自去年7月23日起在央视四套连续播出。在去年8月17日播出的该节目推出了“纤手神功琢玉雕”,通过撷取薛春梅雕刻生涯的一个片段,展现扬州玉雕的辉煌历史以及主人公对玉雕技艺的深厚感情。
    “那是去年4月底的事情。”薛春梅回忆道,虽然节目真正播出的时间就短短10分钟,但央视摄制组非常认真,拍摄了三四天才完成,“央视摄制组先后拍摄了扬州玉器博物馆展出的玉雕大师创作的精品,而扬州的几位玉雕大师都将在节目中出场,我充当一个串场人物,在节目中和各个玉雕大师讲述各自的从业经历以及人生感悟。”
    4
    专情扬州
    面对高薪诱惑不为所动
    事实上,在玉雕从业生涯中,薛春梅一直都面临着很多诱惑。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薛春梅还只是个玉雕师傅的时候。有一次,深圳的一家玉雕加工厂与扬州玉器厂进行合作,薛春梅等几个工人被派到了深圳去“打工”。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大前方,对于正值青春的薛春梅来说,这里无疑充满了诱惑力。“到时高楼林立,都是从来没见过的东西,第一次坐电梯,还特地上上下下多坐了好几次。”
    而更具有诱惑力的是,在合作结束以后,老板特地找到薛春梅,表示对她的工艺非常欣赏,希望她能留下来,工资一千多元一个月,以后还可以涨到2600-3000元,并且还表示可以帮助解决薛春梅老公的工作问题。要知道,当时薛春梅在扬州玉器厂的工资每月只有不到200元。只要留下来,便可以拿到十多倍的工资,这个诱惑无疑是很难抵挡的。
    当时,关于薛春梅是否还会回来,扬州玉器厂里流传着两种猜测。大多数的人认为,薛春梅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因为待遇相差太远了。但只有一人相信薛春梅会回来,他就是当时任扬州玉器厂厂长的夏林宝。夏林宝认为,薛春梅是个重感情的人,她一定会回来。
    果然,薛春梅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到扬州。多年以后,谈起这段经历,薛春梅仍觉得并不后悔。“我生于扬州,扬州玉器厂把我从一个小丫头,培养成一个玉雕大师,是这个平台成就了我,所以我不会离开,我要为扬州玉雕的传承发扬做更多的事情。”
    其实,最近几年,类似的诱惑也都从来没有消失过。薛春梅告诉记者,就在两年前,还有一位来自香港的老板慕名找到她,要她跟他去香港干几年,给出的待遇令人咋舌,但薛春梅还是拒绝了。
    5
    倾囊相授
    希望扬州玉雕薪火相传
    薛春梅有俩身份,一是市工艺美术集团职工,另外,在集团的鼓励下,她又自己开办“春梅玉艺”工作室。对于公私两职,薛春梅拎得很清:“单位事大,自己事小,个人事业服从集体利益。”从业至今,薛春梅带过许多徒弟。在单位所收的徒弟中,已经出现市级工艺美术大师;在自己的企业所收徒弟中,有些技术尖子,水平完全可以达到独当一面。
    薛春梅收徒有一个标准:人品、天赋、定力,观察一个月。她将10年作为徒弟的培养周期。前三年夯实基础,不断练习曲线、直线技法,锻炼手上的柔劲,熟练使用工具。再三年为提高期,练习各种器型,提升精细度。最后四年,在精品上做文章,让技术达到高精尖。
    手艺人有句老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对此,薛春梅不以为然。
    “无需这样,做人要大度一些。徒弟超过师傅,这是自然规律,将来他们中有人超过我,我会很开心,不仅是为他们的成就,也为‘扬州工’传承有人。”薛春梅说,“只要徒弟愿意学,我全部教,将来在不在我这里是他的事,教不会则是我的责任。”让薛春梅欣慰的是,十多个徒弟几无选择离开的。
    除了潜心授徒,薛春梅还在努力为扬州玉器工艺的创新与开拓奔走。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薛春梅等人通过努力,促成了扬州玉器工艺在奥运金牌上的使用。用精美昆仑玉加上扬州工雕琢出来的“金镶玉”奥运奖牌,获得了世界各国嘉宾的赞许,也为扬州工艺走向世界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目前,随着和田玉资源的不断减少,薛春梅还积极探索引进其他玉材,包括尝试珊瑚雕等。另外,她还提出“让扬州玉器走进寻常百姓家”的理念,鼓励扬州玉器也可以多尝试小件,打造一些更贴近老百姓的产品。
    如今,每当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薛春梅喜欢拿出自己的玉雕作品,在办公桌上一字排开,然后端一杯茶,坐在桌前,含情脉脉地端视着这些玉石,口中还念念有词。朋友们说:她这是在与玉石对话呢,她们之间可以用心灵沟通…… 记者 何世春 尤安琪 实习生 李兴鹏
    薛春梅作品《采莲曲》。
【转载请注明转自扬州人才网(暨扬州招聘网)http://www.yzsc.net】

更多